首页 > 念化苍穹-第一章 修于命

仆半边怎么读,念化苍穹-第一章 修于命

互联网 2020-09-21 15:18:26

第一章 修于命

夏季的烈阳直直的照着落风城,炙热的阳光烤着落风城的石板街。街上人来人往,每个人都为自己的事忙着,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倒却也秩序井然,显得那样和睦。

“来来来,客官买个包子可好”

“客官来看看,新来的宝贝,佩戴身上绝对不失您的风度”

“上好的铁器”

…………

天芷星像这种凡人的城池数不胜数,落风城只是其中在普通不过的一个。不过凡人的生活中,虽然平平淡淡,但是因为养家糊口,赚钱谋生,凡人,过得也还算充实。

“唉唉唉,命少爷,慢点慢点。不急”

“怎么能不急。这些鸡仔赶紧给城东张婶送去,张婶今年就有鸡蛋吃了。”

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身穿锦衣,脚穿履鞋,脖间带着一块玉,细看去似有光华流转,显出其中的不凡。而这个面容清秀,眉目间透出一股坚毅的锦衣少爷手里却提了一个明显和身份不符的带有微臭的鸡笼。

“修家老爷和修家少爷可是好人呀,修老爷看我们做小生意不容易,经常帮助我们。”

“是呀!修小少爷,别看只有十岁,可你说我们这里鳏寡孤独的人哪个他没帮过。”

“是呀,一家子好人。他们来我落风城是我们的福分呀!”

“蒽蒽,是呀。他们一家人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这些谈论修于命自然没有听到。这个小少爷自顾自的提个鸡笼伴着烈日向城西走去。

“少爷,少爷,慢点,这大热天的,不急,慢点。”

仆人的话非但没能让小少爷慢下来,反而使这个小少爷提着鸡笼,一溜烟跑了起来。

不大的人,提个有他一半高的鸡笼,想跑快,却怕伤到鸡仔,一快一慢,动作滑稽,令人苦笑不得。

仆人苦笑一番,连忙跟上。快步上前想帮忙提鸡笼,却被这不近人情的小少爷推开,一溜烟,又跑了起来。

…………

太阳缓缓的东头挪到西头。

修家门口一位貌美的妇人站在门口,向两边张望。而在美妇的视野盲区,修家小少爷和他的仆人正鬼鬼祟祟的在商量着不能被人知道的事。

“小李子,待会回去我娘要是说我,你就把今天的事扛了好不好。”

“少爷,这样不好吧。再说,我们那一次骗过你娘了,还是老实说吧。我们又不是做坏事,怕什么。”

“不要……”修于命如被踩尾巴般,喊了出来。

“命儿,出来吧,娘亲知道你在哪呢!”

修于命摇一摇头,低着头慢慢走到美妇娘亲。

美妇看了修于命一眼,眉梢一凑,带着略显严厉的口气责问到“命儿,你这怎么回事,身上湿漉漉的还有泥巴。”

小少爷头低的更低了,似乎眼前这个美妇是猛虎,不敢用眼睛直视。

“小李子,说吧,老老实实说。敢乱邹引得少爷有三长两短,你可负担不起。”

小仆人看着美妇人苦笑说道“今天小少爷给城西大婶送鸡仔。回来路上小少爷说他听说白鱼有美容的功效,想给你捉两条。少爷认定后我劝都劝不回来,还不让小人帮忙,然后忙活了大半晌没捉到白鱼,还把自己弄得满身湿。”

仆人刚说完,小少爷忙大喊“娘亲,娘亲,我不要喝那苦苦的药水。”

美妇人哭笑不得的敲敲修于命的小脑勺。

“你呀,还知道动水就要喝药呀,但是没办法,这药必须得喝。”

说罢美妇露出一抹追忆,无奈的说道“你五岁时玩水,回来高烧不退,你爹为此急白了半边头。”

小少爷乖乖的点了点头,冲着美妇一笑“娘亲我饿了,我换衣服后去吃饭。”

“去吧去吧。”虽然刚刚责问,但眼里的溺爱却丝毫无法隐藏。

修家大宅内,鸟语花香,每个人各司其职,见到小少爷回来后。

“少爷慢点。”

“少爷那边高小心摔了,走这边。”

“少爷……”

“少爷……”

修家仆人满是让小少爷注意安全,可见小少爷回来后依旧淘气不减。

修家大厅,饭桌前。

“爹爹,娘亲,我来了。”修小少爷一步三跳的跑到桌前。

“你这个淘气包,都等你呢。”桌前东边位置上一个不怒自威的男子,爽朗的笑着说道。

“爹爹,我今天帮助城西婶子了。”

“好好好,有你爹的风范。”

“爹爹,我今天在街道……”

“呵呵,助人为乐。”

…………

“你这个淘气鬼还炫耀,怎么不给你爹爹说你今天去河里边了。”

“嘿嘿,娘亲这不是没事么。”

修家家主起身抱起修于命,用胡子扎的小少爷乱扭。“看你还去不去河里,看你还去不去河里。”

一家人在桌前其乐融融,引得周围仆人好不羡慕。看着小少爷的挣脱样,惹得众人忍俊不禁。

一个和谐的饭局马上就要开始,可就在这时,修家大门,嘭一声被人踹开。

修小少爷吓的不在挣扎。修家众人无不看向大门方向。

来者不善!

一个黑衣人执剑而立。并没有任何动作,仅仅威压就令小小的修于命喘不过气。

仅气势就有如此威力之人,唯一解释,来人是修道者,且修为不弱。

修家老爷眼看修于命支撑不住,一股真气输去,往身后一拉。冷声道“带少爷去后面,此人来者不善,别伤了小少爷。”

“是是是。”两个仆人忙带修于命离开。

“让你们走了么。”黑衣人一剑劈出,只见一道剑气急速斩向修于命。

说时迟,那时快。修家老爷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把战刀,仓促间挥刀将剑气挡下。噔噔噔被逼退三步,刹时面色红润。

显然,这首次交手,修家老爷明显不敌。

见到此种情况,两个仆人吓得不敢再有动作,修于命躲到美妇怀里,呆呆的看着这一切。

修家众护院本以持棍棒将黑衣人围住,可看到这一幕后,也都慢慢往后退去。他们只是一帮凡人,修道之人在他们眼里就是天仙,现在让他们去对抗黑衣人,不能说他们不忠于修家,只是,双方实力太悬殊,已不是忠义可以对抗。

“来者何人,老夫一声乐善好施,不曾与人犯恶,不知你今日所谓何事?”

“哈哈哈,本尊是冷刃宗长老,今日受上界之拖,前来追杀仙界叛逆。你们若交出那小娃,便可饶你不死。”

闻此,修家老爷,双目微缩。而修于命听此后往美妇怀里缩的更紧了,不知为何,自己就成了这场战斗的起因。

“仙界叛逆,若他是仙界叛逆,不知道谁可以称为仙界正统。”修家老爷略一顿后,气势突起,寒声道“想要动他一根寒毛,先得从我尸体上踏过。”

话罢,手提战刀,一式力劈华山向着黑衣人斩下。

“哼,筑基期而已,大言不惭,那我就先斩了你。”

黑衣人毫不闪躲,同样一剑斩下。顿时火花四溅。

修家老爷一口血喷出,这次对抗,修家老爷明显不敌。

众护院和仆人在两人战斗时想带美妇和修于命离开,刚聚到一起准备离开时,只见黑衣人从怀里掏出一个圆环,往天空一扔。“封。”顿时,众人前方出现了一道无形的屏障,无法逾越。

黑衣人戏谑的看着修家所有人,对修家老爷说道“老皮夫,还要继续吗。现在交出哪个小娃,我废你修为,还可留众人一条性命。”

修于命看到修家老爷喷血早就吓得只有哆嗦,现在听到黑衣人要带自己走,再也压抑不了内心的恐惧,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修家老爷听到这哭声,心一横,拿出一颗紫色丹药,一口吞下。

只见修家老爷瞬间双目通红,气势飙升。

“灭灵丹么,强行提到结丹期,可惜,只是结丹前期,终究难逃一死。”

“受死吧!”修家老爷大喊一声。“破花刀法!”刀似刀非刀,似花非花。刀影如落花,向黑衣人斩去。

“刺天!”黑衣人举剑高过头顶,随后向前快速斩出四剑,构成一个天字,再猛的往前一刺,天字看似缓慢,却在眨眼间与修老爷的破花刀法相碰。修老爷抵挡不住,向后倒飞而去,落到修于命和美妇脚下,压制不住,又是一口逆血喷出。

黑衣人并未就此停下而是快步向前。“破军!”剑,离修家老爷不足三尺。

就在此时,修老爷从怀里拿一张符咒,内力激活。只听钪镪一声,侃侃将黑衣人必杀一招抵挡在外。

黑衣人见此,沉声道“宝贝还不少,不过方天符这种好东西给你们浪费了。不过没关系,一刻钟后,等符力耗尽,再杀尔等,那时,一个人也别想走。”

此时,方天符里面。

修于命看着修老爷浑身伤痕,吓得已不知道哭泣。呆呆的看着修老爷。

修老爷又一口血喷出,面色苍白了许多。虚弱的说道“这方天符只能维持一刻钟,这一刻他进不来。”

修老爷看着美妇“这么多年,听难为你的。”

“老爷,你别这么说。”美妇说完两行清泪流下。

修老爷呵呵一笑,看向修家众仆人“今天这场灾祸,是老爷对不起你。”

“老爷,老爷。”

最后,修老爷将目光锁定修于命,说道“拿出你男子汉的样子,面对这一切。”

修于命看着满身伤的修老爷,坚定的点点头。

修老爷满意的摸摸修于命的头。

“老夫本命柳天。十年前,我只是一介武夫,偶尔去打打猎。在一次打猎时,听到嘭的一声,我前去查看。我不知道饶了多久,发现前面有一个大坑,而坑深不见底。”

修老爷或说是柳天,稍一顿。继续说到“当时我看着眼前诡异一幕,心生退意。只是刚转身,坑底蓦然产生一股吸力,恍惚间,我已到了坑底。而坑底的事情,改变了我一生。”

修于命听着这一切,不知这一切和自己的关系,但他意识到,这些事,很重要。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