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浮生六记有感2000字,深度剖析

兰官怎么读,读浮生六记有感2000字,深度剖析

互联网 2020-09-24 22:21:23

读浮生六记有感2000字,深度剖析

我去年年底读完了沈复的《浮生六记》,感慨良多,于是总结了一下感受,与大家分享。好书共读,希望大家多多指教。

中国文学史上,写才子佳人的故事很多,但如沈复一般写夫妻琴瑟友之、相爱甚笃的却寥寥。

沈复 (1763年—1832年),字三白,号梅逸,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出生于姑苏城南沧浪亭畔士族文人之家。没有参加过科举考试,曾以卖画维持生计,十九岁入幕,此后四十余年流转于全国各地。他十八岁娶舅女陈芸为妻。婚后夫妻二人举案齐眉、相爱甚笃,善苦中作乐。耳鬓厮磨二十三年,至芸积病身故,仍深情如旧。后沈复著《浮生六记》六卷(后佚两卷),记录过往生活中的点滴趣味及漫游经历,因其真言述真情,从不刻意造作深为后世文人所推崇,流传至今,已成经典。

林语堂曾称沈复妻子陈芸,是“中国文学中一个最可爱的女人”。译者张佳玮也曾感叹,”沈复简直配不上他妻子。“无数的读者读完《浮生六记》,无不感叹“陈芸是一妙人!”陈芸的聪慧、温柔、端庄、闲雅以及绝妙让所有读者印象深刻,这或许便是《浮生六记》成为经典的原因之一吧。

读着此书,体味着陈芸的种种之好之妙,我们时常觉得男主人反倒少了光彩。其实,倘若没有沈复的生花妙笔,没有沈复的剔透玲珑心,我们又如何在时隔二百年后还能领略到这样一位聪慧才女佳人的风采呢?

沈复的种种不足,反倒衬托着他这位夫人灿灿发光。沈复是中国历史上典型的江南文人——品诗论画,饮酒作乐,他样样不少。同时,他性格上又带有典型江南市民的特点——好热闹,喜交友,声色娱目的他都不讨厌。但仅仅这样,他绝对不会成为清代有名的文学家。读完《浮生六记》,我觉得,他的一颗剔透玲珑心,心思细腻、直抒真情实感,是他能创作出经典的首因。

在《闲情记趣》一卷中,沈复写道,他童稚的时候能够睁大眼睛看太阳,明察秋毫;纤小的东西,他也必得去细细观察纹理;夏天蚊子嗡嗡叫,他能想象成鹤群在空中起舞。他能在土墙凹凸的地方、花台小草丛杂的地方,蹲着身子和石台齐平,定神细视:以丛草为林,以虫蚁为兽,以土砾凸者为丘,凹者为壑,神游其中,怡然自得。沈复明察秋毫、天马行空、自娱自乐的本事由此可见一斑。让我不禁想起日本著名漫画家宫崎骏的作品《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或许在沈复的心里,他庭院之中就存在着这样一个小人的世界。而没有细腻心思的人,是不会留意这样一个微末的世界的,同样也不会拥有“明察秋毫”的乐趣。

正是因为沈复这种细腻、毫末也能装进眼里的性格,让他善于发现身边有趣有味的事。于文,他对人物的描写、对事件的叙述更加细致,视角更加独到。

反观陈芸,同样也是一位心思细腻、聪颖活络的人。他们夫妻二人,举案齐眉、琴瑟友之,绝对是夫妻中的楷模。

陈芸的聪颖不能一言以蔽之,她不仅通文辞、善解语,而且心思活络。她制作“活花屏”,雇馄饨担子温酒煮茶,指点沈复插画、布置假山……可以说,比起沈复,陈芸的聪慧有过之而不及。

两个这样的人在一起过日子,怎少的了琴瑟和鸣?

《闺房记乐》中写道,他们新婚不久,沈复认为“芸迂拘多礼”,于是便有了下面一段对白。

沈复:“礼多必诈”。

陈芸:“恭而有礼,何反言诈?”

沈复:“恭敬在心,不在虚文。”

陈芸:“至亲莫如父母,可内敬在心而外肆狂放耶?”

沈复:“前言戏之耳。”

陈芸:“世间反目多由戏起,后勿冤妾,令人郁死。”

陈芸成功的说服了沈复,坚持将夫妻之间的礼继续下去,从此”岂敢“、”得罪“成为夫妻间常用的口头禅。”举案齐眉“说得应该就是他们这种状态吧,亲厚又有礼。一位是谦谦君子,一位是窈窕淑女,堪堪是神仙一般的眷侣。怪不得,沈复在陈芸故去多年,仍念念不能忘,写下《浮生六记》来纪念。

沈复夫妇两人心意相通,性格上也有很多相似之处。《闲情记趣》一卷中,提到两人做的假山,“一夕,猫奴争食,自檐而堕,连盆与架顷刻碎之。余(沈复)叹曰:‘即此小经营,尚干造物忌耶!’两人不禁泪落。”沈复夫妻认为,即便做做假山这样的小小经营,都触犯了造物者的忌讳,不让他们圆满。然后两人都落了泪。由此可见,二人心思细腻、触景生情到何种地步。

在古代,才子文人都喜欢携佳人名妓狎玩,沈复也不例外,他干过许多携妓狎玩的事。他游历广东的时候,纵使清贫,仍就能挥霍百金,登上”扬帮“花船,邀约妓女喜儿。在那个时代携妓狎玩、饮酒作乐大概也是风流韵事一种。陈芸作为有着文人心的才女,她也是认同的。她甚至多次主动帮自己夫君选妾。在与沈复的朋友秀峰聊天时,芸曾说,”纳妾,必美而韵者。“在陈芸的观念中,纳妾是很自然的一件事,但是只有既美丽又有韵味的女子才配得上自己郎君。所以,她物色许久。为丈夫选过女伶人兰官;泊舟万年桥的时候, 很识趣的为丈夫留出与船家女素云独处的时间;选中憨园并赠金钏为约。可惜憨园最终入豪门,而陈芸也因此伤情至病。可见,陈芸是真心要为丈夫沈复谋妾室的。

沈复对妓女名伶当然也是不讨厌的,但他选妓像妻,说明他对妻子陈芸还是有着独一无二的感情。他在广州游历时,常来往的妓女喜儿身材状貌类似他妻子陈芸。并且,沈复对于名伶妓女多是出于风雅,他在经过苏小小墓时,曾经感慨:古往今来,烈魄忠魂被埋没的不可胜数,即使流传下来的,不多久也会悄无声息。苏小小仅是一名妓女却自古至今被人铭记,这莫非是她灵气所钟,专为西湖周围的湖光山色点缀?

我读《浮生六记》感慨于沈复“明察秋毫”的细致以及他对于人的内心的琢磨和体谅,赞同芸“布衣菜饭可乐终身”的生活,正如林语堂所言,“我相信淳朴恬适自甘的生活,是宇宙间最美丽的东西。”

俞伯平也评价《浮生六记》,“俨如一块纯美的水晶,只见明莹,不见衬露明莹的颜色;只见精微,不见制作精微的痕迹”。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