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泰国玩尸孙二毛、孙大力、阿ann章节列表在

尸加阿怎么读,我在泰国玩尸孙二毛、孙大力、阿ann章节列表在

互联网 2020-09-29 07:14:42
我在泰国玩尸 免费试读

于是土财将阿贵喊来,先是一通的赞扬,说这货的身体多好多好,又能扛冻啥的。

土财兜了半天圈子,最后说到了正题。说是这地里面田鼠多,怕是要把农作物咬坏,让阿贵去蹲一夜,守着。

阿贵别看平时老实,傻兮兮的,但这人实际上精着呢。当时就不干了,你说农村的冬天有啥作物?还要去蹲一夜,这人不冷死了都怪。

所以,断然不干,你土财老爷这是拿咱“丘儿”的命来开玩笑。一看这事情都说破了,人家也不同意。

干脆土财摊开了来说,你阿贵不是说身强力壮,能扛寒嘛?老爷我和你打个赌,你要脱光了衣裤,能在这外面的田地里面,呆上一夜。第二日倘若不死,我将自己东街的店铺送给你。

阿贵一听,顿时惊讶的瞪大了眼,当真?

“可以立下字据,请公证人。当然,咱丑话说前头,你要冻死了与我无关,欠下的工钱……”

“不用还了!”

阿贵大手一挥,这当了一辈子的穷人了,机会就这一次。他干脆赌一把,成了飞黄腾达,自己也是个土财了。要输了,就是这烂命一条。

听到这里,我和陈小二都被故事吸引住了,我无法想象在冰天雪地的野外,脱了衣服冻上一夜会是啥感觉?

当即催促着昂基,赶紧的讲后续故事。

阿贵和土财老爷签下字据后,请人公证,在晚上七点到次日早上七点,他要活着就得到东街店铺。要死了,之前的财务一笔勾销。

为防止阿贵耍诈,半夜逃跑,将他脱了衣裤,用绳索绑在了树上,只留一双手在外面。

讲好第二日再来看。

土财回去后,看了看天色,乌云滚滚,当晚肯定要下雪,这丘儿非死不可。到时候,自己那笔工钱,就能轻松到手了。

可惜,这人算不如天算,等到他再去的时候,发现阿贵虽然冻得全身发紫发红,竟然没死。

土财可是气坏了,但这白纸黑字写着,他也没法反悔,从此东街店铺成了阿贵的,他也成了一个土财。

……

我和陈小二对视一眼,觉得这特么不科学,下雪天在外面冻一夜,居然没死?

昂基也笑了,说故事还没结束,你们听我继续。

阿贵得了东街店铺之后,靠着老实诚信,生意越做越火红。娶了老婆,也过了好日子。

这土财老爷气得够呛,店铺可是自己的,没有他,哪有阿贵今天?

那日,在路上闲逛,再次遇到了阿贵,他把这话一说。

阿贵气得直瞪眼,说那店铺是自己用命换来的,跟你土财老爷没半毛钱关系。

土财老爷酸了牙,冷哼一声,“照你阿贵这么说,那我去外面冻上一夜,你是不是还店面给我?”

阿贵也老实,说成!

土财老爷一看机会来了,赶紧两人再签下字据。

他也去外面冻一晚上,如果不死,阿贵店面还他。倘若出事儿了,自己那西面的店面也给阿贵。

然后,土财老爷出去一冻,那日还没下雪呢,第二天一看,这家伙就死了。

从那以后,阿贵就成了当地最有钱的土财了。

……

陈小二笑了,说这不科学,为啥阿贵冻一夜,还是大雪天都没事,这地主老财出去一夜,就特娘的死了呢。

我想了想说,毕竟老爷是娇生惯养的,哪里吃得住这种苦,冻死也正常。

昂基笑了,说我们只说对了一半。

其实,另一个原因,还是运气。

阿贵那夜被冻的够呛,快死的时候,恰好一只黑猫在地里抓老鼠。老鼠无处可躲,朝着阿贵所在的大树去了,黑猫一扑,阿贵眼疾手快将它抓住,死死的抱在怀里不撒手。

那夜是靠着这黑猫在怀中,一人一猫互相取暖,护住了心脏的跳动,他才能撑过一晚。

土财老爷可没这运气了,最后可不就是冻死了吗嘛。

昂基抽了一口烟,笑了笑,说反正路途长,我和陈小二有啥故事,可以说出来娱乐下。

我说我那旮旯,要说到这些匪夷所思、离奇无比的事情,倒是很多很多。但说过头了,未免就有点玄幻了,毕竟不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东西。

说到这里,我看向了陈小二,让他来讲讲。

陈小二翻了个白眼儿,说他没有经历啥离奇的事情。如果真要说一个出来,那恐怕就是后面的哪位主儿了。

我纳闷了,现在昂基在前面开车,我和陈小二坐在后面,已经是最后了。他居然说更加离奇的主儿在后面,我就纳闷了?

这皮卡车后面……

得!我知道他啥意思了。

后面的车兜里面,还有那女尸的骸骨摆放在里面呢。

现在这大半夜的,我们就跟那尸骨隔着一块儿玻璃,本来就心慌,他突然的来了这么一句,更是让人心惊胆战了。

我骂了这货一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啊?

陈小二转过头来,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你丫真是孙大力的表弟么?你不知道你表哥咋发的家?”

我愣住了,问他这是啥意思?

陈小二叹息了一声,看着窗外,平淡的告诉我。之前为啥他提心吊胆?他已经再三提醒了,这女尸邪门得狠。

在前面开车的昂基笑了,说既然大家有缘凑一块儿,就是朋友。这藏着掖着的容易猜忌,陈小二要是知道些啥,说出来就行了。

陈小二转过头来,问我一句,你表哥告诉你,他到底是咋发家的?

他俩都已经卷到这事情来了,我觉得昂基说得对,没啥可隐瞒的。不然到时候大家相互猜忌,说不定这事儿得黄了。

表哥的事情我一点也不隐藏,给这两人一五一十说了。

听得昂基这货是一个劲儿咂嘴,表示很离奇。他笑了笑,说我不老实,刚才给他讲的事儿,可没说这些细节。

我也只是笑,刚才才认识几分钟,我咋可能全盘托出?

可现在大家熟悉了,我这话已经原封不动的说完,一字不差。

只是……

陈小二抽了一根烟,嗤之以鼻的冷笑,说你的故事只是美好版本,我这里还有第二个残酷版本,你听不听?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