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待嫁女儿愁煞人(十三顾辰欣)免费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携着手怎么读,待嫁女儿愁煞人(十三顾辰欣)免费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互联网 2020-09-26 01:17:53

大吼一声,一跺脚,地动山摇的把静雅吓了一跳,仿佛是一头猛虎在咆哮一样。勉强定住心神,摆了个白鹤亮翅的姿势出来,也颇有模有样。喇布劈面一拳打来,静雅左侧一拧身子,躲了过去,脚下施展出大学武术社学的那点皮毛功夫“霍家迷踪步”来,占着身量小的优势,格外的灵活。步伐凌乱中带着套路,只在喇布身边打转,不出一拳一掌。

十数个圈转下来,喇布打出了十几记老拳,均无一拳落在身上。不免心浮气躁了起来,更兼年纪大了,体力有些不济,静雅终于出招了,大学的时候考太极得了满分。

四两拨千斤,带着脚步旋转,拖着喇布的胳膊借力往前一送,喇布居然一个趔趄。连忙立定站稳,不过姜还是老的辣,久经沙场不同寻常,喇布将军很快就瞧出了名堂来。一个花哨动作,引得静雅再次转身,被他一把扯住胳膊摔过了肩膀,手下只用了三分力气,却让静雅疼痛不已。突然挥手道,“慢着,中场休息一下,擦擦汗。”

喇布愣住了,难道比武的时候还有歇息的规矩吗,自己不常来皇宫,又是个粗人,可别坏了规矩才好。只好定住,站在那里看着。

静雅从袖筒里抽出一条粉色的丝帕来,擦拭脸上沁出的汗水,喇布突然吃惊道,“你个小太监,居然用粉色的丝帕?”

糟了,眼看就要穿帮了,静雅一时也楞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脑袋里突然浮现出了密嫔的教导来。对着喇布故作娇羞一笑,手扯着丝帕遮着半张脸,就露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嗲声嗲气的说:“讨厌啦”身子也扭动的十分风骚。眨巴着眼睛对着喇布抛了个媚眼,喇布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静雅小碎步上前,捏着丝帕的手,用手指轻点着喇布的肩膀“人家叫做小兰子,兰花的那个兰,将军有所不知,小兰兰打小就认定了自己是个女孩儿,不愿做这肮脏男儿之身,这才做了小太监的”喇布用手抚平被小兰子指过的地方,惊恐万分的往后退去。

小兰子移步而上,不屈不挠,拿着丝帕抖向喇布“讨厌讨厌啦,将军为何躲着小兰兰,兰兰虽然身在深宫,却是久闻将军威名,满心里倾慕,如果将军不嫌弃,小兰兰愿意给将军做个妾侍,终日服侍将军。”

喇布瞪大了眼睛“你,你个小太监,要做本将军的妾侍?”

小兰子用丝帕遮住面庞后,只剩下一双会放电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喇布,一步步的逼近。喇布一边退一边说:“你,你,你别过来”眼看的退到了擂台边沿,小兰子突然一个飞腿,再加上一个连环踢,把喇布将军踢到了台下。

众人不妨这一出,可又挑不出理来,喇布将军确实被打下了台,狼狈外带惊慌的来到康熙面前“皇上息怒,这,这小兰子公公实在是太风骚,臣,臣实在是招架不住啊。”

小兰子在台上风光无限,手执丝帕不停的挥动,很有几分得奖健儿的风采来。满面*光,笑容可掬,这次赢了十三十四的师父,那自己以后可真是有了天大的吹牛的资本啦。

好好的比武,被人搅了,皇上不禁意兴阑珊,吩咐儿子们好好操练,携着喇布与随行太监回去了。静雅跳下台来,向着十四得意洋洋的说:“如何,看我赢了喇布将军,哈哈。”

十四不满道,“你这股子骚劲都是跟谁学的?”

“密嫔啊!”静雅脱口而出。

“你胡说”小十六愤懑道,“额娘从来不如此。”

“那是对着你,要是对着你皇阿玛,还指不定怎么样?”静雅没好气的说,坐在石凳上,吩咐人倒茶过来,口渴的很,正好润润嗓子。丫头们去了,一会子还没来,静雅等的不耐烦了,伸手握住了老四的手,送了他手里的那杯茶自己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皇上我说没有女人味,不解风情,让我好好的跟宫里的嫔妃们学学,我首先跟的这个就是密嫔。学到了三样本事”静雅得意的说。

“一是娇,要千娇百媚,娇羞,看到心仪的男人,表现出一副娇羞的模样,会更加让人爱怜。

二是嗲,说话要嗲声嗲气的,才能惹得男人心里发痒,对你疼爱。三是缠,男人都喜欢让女人缠着,温声软语贴在身边,他就是想赶你走也不舍得啦”静雅顿了顿,又喝了两口茶,只把老四的茶吃干了。

“刚才就是你学到的本事?”十三不无惊讶。

“那当然了”静雅翻了个白眼“密嫔说了,学会这三招,至少能够放倒个镇国将军,看来所言不虚啊,哇哈哈哈。”

一片哄堂大笑,笑得人直咳嗽了起来了。十四忍住笑“下次行军打仗的时候,就带着你去,摆在千军万马前,你只消使用这惊天动地的三招来,保证能够吓退百万雄兵”一番调戏的又惹得一浪欢笑出来。各个笑得是身体发软,比武看来是比不成了。

十四赶到永和宫拜见额娘,给额娘请安,德妃搂了他在怀里,摩挲着十四的头顶说:“乖儿子,去了塞外可是玩的尽兴?”

“还算是尽兴,如果静雅也一同去了就更好了”十四喜滋滋的说。

德妃愣了一下,继续说道,“也别只顾着玩,也要想想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真的吗?”十四站立了起来,立在德妃面前,眼睛放光“额娘答应把静雅许配给孩儿了。”

“十四,你皇阿玛前两天还商量着,要把完颜家的女儿指给你。”

“孩儿不要”十四一听不是静雅,着了急“孩儿只要静雅做嫡福晋。”

德妃端起茶碗,掀开盖子轻轻的拨了拨“恐怕这圣旨难违。”

“孩儿这就去求皇阿玛去,让他收回成命,赐婚十四与静雅!”十四拔腿就走。

“回来!”德妃一声怒喝,他立住脚步。

四周伺候的宫女都悄悄的退下了。

“过来!”十四不情不愿,但是还是走了过来。

“静雅不能嫁给你,她那般性情,如何能够做的你的嫡福晋,如何能够执掌你的府上,又如何能够对你的前程有帮助?”德妃十分严厉。

“孩儿心里装着的只有静雅,额娘一早就知道了,为何不允,不会了可以慢慢调教,大不了让侧福晋掌事。”十四辩解着。

“以后你也可以纳静雅为侧福晋的。”

“可是额娘也瞧见了,十三哥就是个例子,静雅不愿意做侧福晋,也不愿意受气。”

“静雅根本就不配做你的嫡福晋”德妃走近十四一步“你去草原,去塞外的这些时候,她终日住在四府中,与你的四哥已经暗渡陈仓。她不再配做你的嫡福晋。”

这番话震惊了十四,他跪下道,“孩儿不在乎,成了亲后,她就是孩儿一个人的女人了。”

德妃大怒,啪的一声,摔碎了一个茶碗“不许。”

“额娘”十四跪在地上,扯着德妃的衣角。

德妃一狠心,扯了自己的衣服出来“不许,额娘说过,绝不会让静雅做你的嫡福晋,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还有不许去求你皇阿玛,不然,额娘也不会好过。”

十四看着坚决的德妃,心知肚明她一定做得出来伤害自己的事情,心中酸痛,叩头道,“孩儿告退”撩起袍子走了。

此番苦闷,无法排遣,十四郁闷之极,终日闷在丽景轩中饮酒,大醉之后又被德妃寻着斥责了一通。便到了宫外酒肆里,烂醉如泥,被老八寻到弄回了府里安顿。

短短几日,十四憔悴不堪,胡子拉碴,眼圈乌青,终日借酒浇愁,却愁上加愁,还强行宠幸了八哥府里伺候自己的一个丫头,把自己弄得一片狼藉。

众人劝他都是劝不住,不免唉声叹气,老八斥责“你堂堂一个阿哥,岂能为了一个女子就自毁前程,弄成这般境地。咱们爱新觉罗家族可是不缺少情种。”

十四醉醺醺的推他道,“八哥别管,十,十四自己解决。”

“你又能如何解决,你能违抗圣旨吗,你这么多年的教导白费了。她始终来历不明,又不是真心委托与你,你何必如此折磨自己。”老八犹自生气。

十四愣了愣,笑着说:“八哥教训的对,静雅是不爱我,她确实不爱我!”笑着笑着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气的一众兄弟撒手而去不管。

老十看着不好,悄悄的进了宫寻到静雅,告诉她这一切原委“你快想个法子医治医治十四弟吧,再这么醉下去,只怕会闹出更大的动静,他那个样子,好吓人啊。”

说完老十看了看四周,从怀里摸出一面令牌来“我去敬事房拿的牌子,你拿了这个牌子出宫吧,十四弟如今在八哥府上。”

静雅谢了他,想了想,回去换了一套衣服,去了上驷院牵出自己的骏马追风来,牵到神武门那里翻检了牌子出宫。

一出宫门,静雅翻身上马甚是利索,集市上行走,买了酒肉烧饼等熟食,这才策马前往八府。

老四十三也得了信,赶到四府中去看望十四。

十四一见老四来了,更加火大,上前去揪着他的衣领,挥了一拳“你做的好事,平白的让静雅不能嫁给我。”

十三一见老四挨打,恼了,上去对着十四就是一脚,踹翻在地。

八府中又是乱作一团,老九老十拦腰抱着十四不放,老四又是抱着十三不放手,怕他们两个再打起来。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静雅已经骑马到了跟前,长鞭一挥,指着十四道,“上马,我带你走。”

十四虽然喝了酒,但是还比较清醒,跌跌撞撞的奔了过去,静雅拉他上马,一夹马肚子,两人飞奔出府去了。

老十晃了一下“快追。”

“不要”老八摆摆手说:“随他们去吧,静雅能解开老十四的心结。”

追风的脚力甚好,一连奔出二三十里也不觉得累,两人转眼已经到了京郊湖边。

凉风习习的,却已经不再是芳草萋萋,这里临近了深秋,却是一片成熟的黄色了。

两人下了马来,并排坐在湖边,静雅打量了一下十四,如今却是邋遢了许多。

抽出自己怀里的手帕,湖边蘸了水来,给他一点一点的擦拭,只把整张脸擦得干干净净的。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