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认真看了三遍《寄生虫》,我才彻底明白为什么它是最牛逼的电影,没有之一

脸上长寄生虫的电影,认真看了三遍《寄生虫》,我才彻底明白为什么它是最牛逼的电影,没有之一

互联网 2020-09-28 16:34:33

本文5933字,写了一星期,是我最长的文章,需要占用您十五分钟,感谢阅读。

韩国电影《寄生虫》获得了2019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国际影片4项大奖。

什么概念呢?非英语电影能获得次一等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就已经足够伟大了,足够导演吹一辈子了。

华人导演代表李安导演的《卧虎藏龙》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后才扬名中外,张艺谋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和陈凯歌的《霸王别姬》仅仅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外语影片提名后,张艺谋封神,陈凯歌吃了一辈子老本。

而韩国导演奉俊昊的《寄生虫》却获得了最高级别的奥斯卡最佳影片等四项重磅大奖,打破了奥斯卡近百年历史最佳影片奖只颁给英语电影的记录,这不仅仅是韩国电影的骄傲,更是整个亚洲电影的荣耀,意义非凡。

从荣誉层面,韩国导演奉俊昊以一己之力便完成了对中国导演的完全超越。

虽然这部电影早在2019年10月11日便在北美上映,可老实说,直到它获得奥斯卡奖引起轰动后,我才观看了这部电影。

纯粹是因为好奇。

我好奇一个不算强大的小国家的小制作外语电影凭什么能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是不是其中有什么猫腻?

然而,看了三遍之后,沉思良久,我承认内心被震撼到了。

《寄生虫》剧情精巧,视角独特,剖析了人性和社会问题,深刻地反映了深层次的阶层矛盾和国家命运,立意深远。

无论从故事的精彩程度还是从内涵的深刻程度,《寄生虫》都是我看过的最牛逼的满分电影,没有之一。

01 三个家庭分析

这部电影共讲了三个家庭,上层住豪宅的朴社长一家四口,底层住半地下室的金家四口,底层藏在朴社长豪宅地下室的吴家两口。

先说主角金家四口。

儿子金基宇看上去一表人才,然而却是个四次高考落榜的差等生,没有工作,总是琢磨着一些投机取巧、邪门歪道的伎俩,幻想跻身上层,实现阶层跨越。他通过欺骗手段当了富豪女儿的英语家教后,没有想着做好本职工作,反而心怀不轨,觊觎白富美成为这个豪宅的新主人。

爸爸金基泽表面老实厚道,其实内心极度敏感自卑压抑。这个人有着强烈的荣誉感,即使物质上不满足,却渴望精神上的平等。我可以穷,但你不能看不起我!所以当他陷害原保姆的时候反复解释他不是打小报告的人;当他和社长交流的时候试图谈论爱情;当他家里被淹了之后,他第一反应是带走象征荣誉的奖牌。

女儿金基婷形象气质极佳,却是个极度利己主义者,没有底线,只要有利可图便可以不择手段,智商情商诈骗天赋极高,尤其是造假能力获得了父母一致啧啧称赞。她一手策划了父亲和母亲两人的就业,毋庸置疑是这个骗子家庭的骨干核心。

母亲忠淑思维敏捷果断,做事干净利索,非常务实,同时曾经也是全国链球锦标赛亚军,有一身力气,所以她有能力杀死原保姆两口。儿子同学带来了一块好运石,她抱怨家里缺的是食物,而不是石头。

儿子金基宇通过妹妹金基婷伪造大学文凭成为富豪朴社长女儿的家教,成功后又让妹妹金基婷伪装留美的艺术老师教授朴社长的儿子。随后金基婷不择手段陷害了朴社长的司机,让爸爸金基泽成为社长的奔驰车司机,最终合全家之力赶走了管家,让妈妈忠淑取而代之。

这是个500个大学生抢一个保安岗位的年代。

无业的金家四口通过阴谋和欺骗等手段全部实现了就业,而且收入很高。

这一波操作天衣无缝,神来之笔。

爸爸金基泽特意开了party庆祝全家实现了就业,一家四口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他们衷心感激给了他们工作的令人尊敬的朴社长和善良单纯的太太,但讽刺的是却对他们的欺骗和阴谋手段丝毫没有半点内疚和歉意。

在生存面前,良心和诚信一文不值,如果奸诈或者是犯罪能够解决生存问题,他们会毫不犹豫去选择不择手段损人利己,没有丝毫心理障碍。

这就是住半地下室的金家四口的生存逻辑,简单而粗暴。

再说说朴社长一家四口。

朴社长是成功的商人,有品位有素质,待人表面尊重宽容大方,但骨子里有着严重的阶层意识,他认为每个阶层都应该安守本分不允许越界,包括言语举止、自我定位甚至是气味。

这是他的生存逻辑,简单而合理。

所以他嫌弃的不是金司机身上的“味道”,而是“味道”的越界,他惊讶的不是金司机的爱情话题,而是爱情话题的越界,他气愤的不是尹司机在他车上“车震”,而是在专属他的后排车震的越界。

社长夫人是专职家庭妇女,家教良好,每天就是守护孩子看家遛狗,因为长时间不在外工作缺少真实的社会历练,失去了必要的辨别尔虞我诈能力,再加上有钱而精神富足,因此单纯而善良的她很容易被人欺骗。

她也有着清晰的阶层意识,同时迫不及待地想炫耀新财富,可以说,她骨子里还有一点暴发户的感觉,渴望能够完全融入上层社会,所以她才会对最强大的美国有着强烈崇拜。

最后是旧保姆两口,这位长得像乔碧萝的旧保姆极度自私城府又极深。她丈夫为了躲债而藏进社长豪宅地下室4年多,吃得都是社长的食物,她却撒谎说是用自己工资买的。真相都已大白,却依然强行辩解,死不承认,这种不要脸的本事与乔碧萝有异曲同工之妙。

为了给丈夫送食物,她趁社长一家不在家的时候跑进社长家,与忠淑谈合作,想让她丈夫一直住在社长家。天哪,她都不在社长家做保姆了,却还想让他丈夫赖在社长家,这是什么心理?

她来之前特意剪断了监控,又是一个雨夜,没人知道她的到来,再加上穿了厚厚的雨衣,裹得严严实实,即使有人看到她,也很难认出来,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她进入后邀请忠淑一同进入地下室,可以想象如果谈判破裂,她们夫妇两人会不会在地下室胁迫甚至行凶?她到底有没有这个计划?

细思极恐。

02 他们曾经都是中产

金基宇和金基婷穿着体面的衣服去社长家面试,言谈举止都很得体,给夫人推销的时候还懂小米饥饿营销,金基泽和忠淑也能顺利通过挑剔的社长面试,这都说明了他们一家四口情商相当高。

一个住贫民窟半地下室的邋遢大叔、粗俗大妈能被住豪宅的上层人士看中当司机保姆吗?

这完全不符合社会底层的定位。

只有一个解释,金家以前是中产,但不知什么原因现在没落到了失业住半地下室蹭WiFi的地步了。

所以我们明白了为什么儿子金基宇参加过童子军训练营,女儿金基婷读过艺术,爸爸金基泽开过奔驰,妈妈忠淑曾经是全国链球锦标赛亚军。

落魄的人底子还在,稍微训练一番,就能重拾没落前的言谈举止情商。

旧保姆两口也是曾经的中产变成了现在的底层,只不过他们更惨,欠了高利贷,人生完全坠入黑暗之中。

所以我们明白了为什么旧保姆抱怨大师设计的艺术品变成了孩子的游乐场,为什么他们鄙视金家不懂艺术,为什么地下室书架上摆满了政治、经济和法律类的书籍。

喜欢艺术和读书这绝对不是底层的爱好。

最后说说朴社长一家。

朴社长一家毫无疑问是上层,但曾经也是中产,只是近几年来才跻身上层。

朴社长说过偶尔坐地铁,夫人说好久没有做过地铁了,朴社长很容易就被金司机的一张高端会员家政名片欺骗,这说明他刚达到上层,还不完全懂上层的圈子。

夫人抓住一切机会来表达对美国的谄媚。

给儿子买美国的弓箭、美国的帐篷,听到杰西卡老师是美国伊利诺伊州留学的,便两眼放光,一定要见一面这个来自美国的大人物。

这都暗示了朴社长一家曾经是中产的事实。

三家以前全是中产,但是只有朴社长一家成功了,挤进了上层,而其他两家却掉到了底层,成了上层的寄生虫。

03 寄生虫的真正意义

影片名字Parasite,翻译成汉语就是“寄生虫”,意为依附于宿主的生物。一旦脱离了宿主,寄生虫便会失去营养来源,不是死亡就是重新寻找宿主。

寄生虫比较抽象,你很难想象是什么生物,于是电影给了我们一个具体的参照物—蟑螂。

蟑螂寄生在金家的半地下室里和豪宅的地下室里,金家和旧保姆一家像蟑螂一样寄生在朴社长家里。

不同的是蟑螂是安分守己藏在黑暗中的寄生虫,而金家和旧保姆一家却是心怀不轨试图越界的寄生虫。

对宿主来说,寄生虫与蟑螂一样,对自己没有任何价值。寄生虫只有安守本分,不侵占宿主的资源和空间,才有可能获得宿主的怜悯和宽容,继续生存下去。

一旦寄生虫想越界甚至是取代宿主,对于双方而言,必是悲剧。

旧保姆安排她老公藏在朴社长家,还要出来享受不属于他们的豪宅,她甚至觉得自己是女主人,她越界了。

她向忠淑提出让她老公继续藏在地下室的建议,一只寄生虫怎么可能寄生到另外一只寄生虫身上分享资源?她越界了,所以忠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旧保姆的身份越界导致了她的死亡。

她老公如果一直在地下室生活,还算是寄生虫的本分。但他从地下室出来吓到了孩子,砸伤了金基宇,走到不属于他活动范围的院中,走到了阳光下,走到了众人面前,杀死了金基婷。

他领域越界了,代价是死亡。

金基婷陷害了尹司机,赶走了旧保姆,新的寄生虫居然取代了原来的寄生虫。她假装成美国留学生,言行举止气质最符合这个豪宅,代表了最像上层的下层,但骨子里没有道德底线甚至同类相残的人怎么可能像上层?

她的气质越界了,这也是不被允许的越界,于是也死了。

寄生虫的任何越界都不允许,一旦越界,宿主会毫不留情地赶走甚至杀死。

黑暗中的蟑螂,即使它什么也不做,仅仅是跑出来就可能被拍死或踩死。

然而,父亲金基泽也越界了,为什么他没有死,却杀死了所有人尊敬的却没有过错的朴社长?

04 朴社长之死

朴社长没有做出任何伤害别人的事情,他的家庭也是无辜的,本不该死,然而他却被金基泽杀死了,家庭也随之破裂。

为什么?

看了三遍后,我才明白根本原因在于寄生虫金基泽想越界,而作为宿主的朴社长不允许他越界。

没有人能阻止寄生虫的越界,试图阻止的人必是悲剧。

前文说过,金基泽表面看是一个温和的人,其实内心极度敏感自卑压抑。

因为失业贫困,他很自卑软弱,无法在家里树立本该属于他的一家之主地位,甚至不敢斥责在他家窗口撒尿的醉汉。

他温和地压抑了没有尊严的怒气。

雨夜,朴社长一家出门,他释放了,满心欢喜地认为自己是真正的豪宅主人,真正拥有了一家之主的地位,然而他老婆却无情戳穿了他的幻想:朴社长回来你就会像蟑螂一样马上躲起来起来。这严重伤害了他的尊严,所以他怒了,摔了餐桌,揪住他老婆的衣领,想找回他一家之主的尊严,然而一刹间,他从幻想中清醒了,自己还是一个蟑螂,而且他力气也没有他老婆大,于是用假笑化解了地位的尴尬。

他笑着压抑了没有尊严的怒气。

他是一个荣誉感极强的人,即使身处下层,物质贫乏,却依然渴望尊严渴望平等。

精神不能坦然接受现实,这是他痛苦和压抑的根源,也是他悲剧的根源,从某种程度来讲,这也是大多数底层人们的痛苦根源。

他以为他当了朴社长贴身奔驰司机,进了朴社长的家,他就是和朴社长一样的阶层,他就可以和朴社长一样在同等层面交流沟通。

他忘了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平等交流建立在平等阶层的基础上。

不同阶层的人兴趣爱好、世界观人生观、道德观念甚至生活范围都不同,又如何平等交流呢?

现在的我们还记得几个儿时的同学,村里的伙伴,贫穷的朋友?

某些人深信不疑的阴谋论在有些人眼里跟评书没有什么区别。

对中医和阴谋论的不同看法,足够让两个人绝交。

朴社长多次提到金司机的味道,金司机居然天真地认为换个洗衣液就好了,他根本就不明白他的味道是半地下室的味道,是下层的特有味道,是无法洗掉的。

金司机参加朴社长儿子的生日宴会,他以为是“参加”,然而得到的回复是今天算他加班。金司机帮夫人隐瞒旧保姆的传染病,以为帮了夫人大忙,他像朋友一样握住夫人的手,夫人却说你洗手了吗?

相信科学和逻辑推理的人怎么可能和喜欢阴谋论和情绪推理的人交流?

金司机最后终于明白,他和朴社长之间除了豪宅和半地下室的区别,地下室有没有WiFi信号的区别,更衣室的区别,还有难以逾越的阶层区别。

这个区别就像味道一样,看不见摸不着却真实存在。

金司机又恢复了敏感而自卑的心理,他觉得自己在朴社长眼里就是一只蟑螂,朴社长怎么可能和蟑螂谈论爱情,平等交流呢?

他压抑的怒气临近崩溃了。

终于有一天,大雨淹没了他的半地下室,蟑螂无家可归,只能寻找新的宿主或取代宿主。

他和朴社长通过再次谈论爱情,最后一次确认了他就是朴社长眼中的蟑螂的事实,在目睹了儿子重伤、女儿死亡以及朴社长又一次对底层味道的厌恶后,他彻底释放了压抑,杀死了朴社长。

蟑螂取代了宿主,他和朴社长之间再也没有界限。

儿子金基宇突破上层,买下这座豪宅,让父亲重见天日恢复自由只是一个幻想。金基泽只能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一个人孤零零的苟延残喘了结此生。

精神上的彻底摧毁再加上肉体上的永生监禁,其实比死亡更加痛苦。

05 穷生奸诈,富长良心

故事以彻头彻尾的悲剧收尾,旧保姆一家全死了,金家妹妹死了,父亲永远要活在地下室中。朴社长死了,儿子生死未知,夫人不知何去何从,三个家庭都破裂了,只剩下没有生命的孤独豪宅。

我们对自作自受的金家的悲剧不感到同情,却对无辜的朴社长和善良单纯的夫人感到不平和惋惜。

说不出的压抑,这个悲剧到底要怪谁?良心告诉我不该怪任何人。如果非要寻找根源的话,那就是社会贫富差距和阶层固化问题。

韩国是一个资源严重贫乏的国家,收入差距极大,同时阶层之间又非常固化,很难突破。这意味着上一代的贫穷也会传给下一代,下一代没有希望实现阶层跨越,便会突破道德底线,不择手段去追求财富,于是各种社会问题应运而生。

金家的悲剧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

金家一家四口身体都很健康,也非常有能力,却找不到一份正经工作,只能住着半地下室,蹭邻居家的WiFi。金家贫困潦倒到极致,自然便丧失了基本的善恶观,他们发自内心地认为只要能挣钱,做任何事都是正确的,哪怕是诈骗或犯罪。

什么样的阶层有什么样的生存智慧,一个人奸诈还是善良,取决于其所在的社会阶层,而不是个体差异。

我们不得不很悲痛残忍地接受穷生奸诈,富长良心这个社会决定。

无法突破阶层,穷人会突破道德底线,像寄生虫一样越界掠夺富人的资源和空间,甚至取而代之,而富人只能远离穷人,因为他们无力抵抗。

从此以往,社会更加割裂,阶层分化更加严重。

这对穷人不公平更不尊重,但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社会,这也是人性。

穷人真的没有翻身机会吗?

上升通道表面上看似清晰可见,对多数下层人民来说不择手段耗尽一生来奋斗,似乎看到了阶层的天花板,实际上却依然界限分明,触不可及。

阶层之间的真正界限也许就像味道一样看不见摸不着,却又真真切切存在,任你如何尽全力,你都无法摆脱下层的味道,最后换来的是不得不屈服于现实和迷信命运观的无奈唏嘘。

你说有翻身机会吗?

除了阶级的寄生,国家又何尝没有寄生。

曾经的美国人是印第安人的寄生虫,最后作为他们宿主的印第安人安分地屈服于美国人,才获得了偏居一隅的生存权。

电影中大量存在的谄媚美国片段以及结尾的悲剧,又何尝不是在暗示韩国是美国的寄生虫,不会越界也不敢越界。

为什么最后购买朴社长凶宅的不是美国人,因为作为寄生虫的韩国怎么敢越界诈骗宿主美国?

真实寄生于荒诞之中,清醒寄生于扭曲的价值观里。

这才是《寄生虫》最后的隐喻,也是美国颁给它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真正原因。

第一次在知乎发文,你可以关注公众号:小张无忌。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