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落花(下)_分节阅读_10_落花(下)_Killer_小说在线阅读

薛敏怎么读,落花(下)_分节阅读_10_落花(下)_Killer_小说在线阅读

互联网 2020-09-25 01:33:08
落花(下)

Killer作品集

落花(下)_分节阅读_10

“薛敏?你在这里做什么?你叔叔呢?”

“叔叔回睢阳城去了。”

薛敏是睢阳大侠薛乔的侄儿,杜瀛之前路过睢阳时曾寄住在他家,彼此相处甚欢。后来战事爆发,薛乔带着薛敏投入睢阳太守许远麾下抗敌。睢阳是江淮重地,遭受的攻击总是特别猛烈,幸好许远擅长军资调度,城内粮食充足不虞匮乏,勉强还守得住。不料嗣虢王李巨听说睢阳城有这么多粮食,竟然下令分一半给濮阳、济阴二郡。许远坚决反对,派薛乔来彭城向李巨陈情,但李巨一句也听不进去。薛乔无奈,只得回睢阳去与许远共生死,但他不愿年轻的侄儿回到险地,命薛敏留下。薛敏独自困在客店里,当真是郁闷至极。

杜瀛怒道:“这李巨真是霸道!”

“我现在每天都在加紧练功,等练成了就闯进王府去找他理论。”

杜瀛大笑:“很好!有气魄!这样吧,今晚我带你进去。”

聂乡魂冷冷地道:“然后呢?李巨见了两位义薄云天的英雄,就会感动得把粮食吐出来?”

杜瀛的笑容立刻消失,苦笑一声,对不知所措的薛敏道:“他说得也对,做事不能冲动,该从长计议才是。”

“多谢兄台提醒。”薛敏对聂乡魂怯怯一笑,却只得到一记白眼。聂乡魂并不想对初识的人无礼,但他就是不由自主地讨厌薛敏。他有小小的瓜子脸,红润的脸颊,配上一双灵动清澈的大眼,十分清秀可爱,眼神中总是充满信任和诚实,在这样的人面前,忍不住就会觉得自己很污浊。最重要的是,他不喜欢薛敏看杜瀛的热切神情。

薛敏见场面尴尬,连忙转移话题:“杜大哥,你师叔也来T。”

“哪个师叔?”

“就是那个有当官,好像叫王什么文的。”

“王文基?”

“对对对,我看到他从王府骑马出来,好神气哦。”

“睢阳城有救了!”杜瀛拍桌而起:“我们走!”

☆wwwnet☆4yt☆wwwnet☆

王文基住在专门招待外地官吏的驿馆里,他此次来是为了领敕令,因为嗣虢王代表皇帝正式任命他为寿春太守。

聂乡魂心中十分不屑:“杀上司夺位的人,还有脸大模大样跑来领敕令?”死一个李唐的官儿当然是没什么大不了,但他总觉得做人应该要有原则,要不就像安禄山一样大大方方造反,要不就学张巡尽忠职守;像王文基这样,领李唐的官饷却又不肯安份,实在令人不齿。

即便如此他还是不得不承认,王文基大致上是个亲切慷慨的好人。他一见杜瀛,劈头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伤成这样?”

“呃,侄儿学艺不精,所以……”

“过来,我帮你疗伤。”

于是整个下午王文基都在为杜瀛运功疗伤,到了晚上才设宴热情招待他们一行人。当杜瀛和薛敏要求他去代睢阳说情时,他十分为难:“嗣虢王为人刚毅果敢,一旦决定的事情就绝对不会更改,我不过一个小小的太守,不可能说动他。”

薛敏急得要哭出来:“难道就眼睁睁看睢阳缺粮吗?”

王文基道:“不见得,只是得请更大的官出面。”

“多大?”

“谏议大夫应该够大了。”命下人取来一块玉佩,交给薛敏。那玉佩上题着几行隶书:“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天宝十二年九月初九博州人张镐于长安”。

“张镐?”

“张大人当年在长安游历的时候,我请他喝过几次酒;如今他已经官拜谏议大夫,正在灵武辅佐皇上。你带这块玉佩去求见,告诉他许大人是如何地惨淡经营,他应该会帮你才是。”

“师叔,灵武那么远,中间还要穿过安禄山的地盘,太危险了。”

薛敏大声道:“我要去!我一定要救睢阳城。”

“那我送你……”杜瀛话还没说完,看到聂乡魂在瞪他,轻叹一声合上了嘴。再怎么说蜀郡之行是他自己提出的,走了半天不但没进展,还东绕西绕,甚至打算半途而废,自己也说不过去。

这时,驿馆的院子里传来一阵吵闹声,一群人策马呼啸进府,还不住大呼小叫,在寂静的驿馆里显得十分突兀。王文基蹙紧了眉头,一言不发。

等声音远去,杜瀛道:“是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在王太守门前撒野?”

王文基苦笑:“这么大胆的人,当然也是太守了。他是谁郡闾丘晓,也住这驿馆里。”

“这太过份了吧!”

“这还算客气的。闾丘晓这人,平素最爱欺压邻近各郡,看谁不顺眼就出兵攻打,非要对方送礼讨饶才肯罢手。我们寿春幸好不跟他相邻,不然早遭殃了。”

薛敏愤愤地道:“没错,许大人守城够辛苦了,闾丘还常常来找碴,真是可恶透顶!”

杜瀛心道:“嗯,前线忙打仗,后方忙内哄,大家都很勤奋。”

当晚他们就在驿馆里住宿,第二天崔慈心又要去王府打听南英翔的消息,薛敏自告奋勇陪她去,然而一早出去,直到快正午都没回来,杜瀛便出去找。聂乡魂心里烦闷,没一会也出去了。

在街上胡乱逛了一会,听到市场里有嘈杂声,过去一看,见到一群恶棍牵着马,在大街上围成一圈,显然圆圈中间困着被盯上的倒楣鬼。四周的行人全都闪得远远的,生怕惹祸上身。

圆圈里传出一个声音:“你们一群大男人,欺负一个姑娘,当真好不要脸!”正是薛敏。

带头的人大笑道:“小鬼,你真是不识好人心,本总管看这姑娘有几分姿色,带回去给我家闾丘大人做小妾,从此荣华富贵享用不尽,这娘们该感谢我才是,你居然说我欺负她?”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