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平辅公祏_大唐之刃

辅公袥怎么读,平辅公祏_大唐之刃

互联网 2020-09-20 14:35:12

翌日,袁天罡、李淳风登门拜访,这是来感谢的,其实袁天罡已经来过很多次了,只是众人一直在泾阳。

柴哲威、武义负责接待他们。

袁天罡笑容满面的感谢了一番,他最应该感谢的其实是公主,可惜见不到,他一个七品的灵台郎是见不到公主或者国公的。

袁天罡:“孙道长在吗?”

武义:“在呀,一般不见外人。”

袁天罡:“我也算半个徒弟。”

还有这一层关系,武义都不知道,其实袁天罡和孙思邈学医主要是为了相术,和看病救人没关系,孙思邈发现之后就不教他了。

孙思邈看到来人只是哼了一声,袁天罡和武义都尴尬了,武义以为是自己不和他学医,记仇呢。

其实两人都不受待见。

袁天罡:“孙神医近来可好?”

孙思邈:“没见到你们会更好。”

武义:“等等,我还小,等两年我一定学。”

孙思邈:“爱学不学。”

他虽然心里喜欢武义,可是说不出口,想收徒弟,武义又不学。

武义仗着年纪小,拉着孙思邈嬉笑到:“过两年一定学。”

在他的不断努力下,孙思邈终于露出笑脸。

李淳风赶紧上前行礼。

孙思邈:“你是?”

袁天罡:“这是我师弟,算学宗师李淳风。”

孙思邈点点头,在道教里,他们都是小辈,受他一礼没什么。

孙思邈:“你们有什么事?”

袁天罡:“没事,就是来看看您。”

孙思邈:“看完了就走吧,我这还忙着呢。”

对于老道的性格,袁天罡和武义都习惯了,李淳风不习惯。

李淳风:“孙神医的脾气好大呀!”

袁天罡:“你不了解,他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武义:“最纯粹的人。”

通商加天气变冷东突厥不在骚扰边关,李孝恭、李靖、李世绩被调往东南平定辅公祏。

李孝恭率领舟师进江州,李靖赶往岭南,率领诸军向宣州,怀州总管黄君汉自谯州、亳州,李世绩出淮水、泗水,几路大军同时兵压辅公祏。

辅公祏的准备也很充分,在梁山,铁锁横江,岸上筑工事十余里,据险而守。

统帅李孝恭看到辅公祏的防御后,有些犹豫,派人把所有总管都叫来商量对策。

李孝恭不想硬拼,提议绕路直取后放的辅公祏,李靖和李世绩都不同意,陈正通、冯惠亮都是有名的贼将,万一回援,就要面临腹背受敌的局面。

最后李孝恭同意了他们的意见,硬攻。

辅公祏所谓的十万兵马士气不高,在李靖高压下,崩溃了,十天时间,十余里的工事全部被占领,陈正通、冯惠亮逃往石头城。

唐军没有休息,三路兵压石头城,辅公祏被吓破了胆,带着亲信直接跑了,石头城不攻自破,李世绩于武康县斩杀辅公祏,其余首领也被抓获斩首,自此东南平定。

公主府

看过战报的李秀宁居然跳了一段舞,当然只有柴绍能欣赏。

从泾阳读书回来的几人都看出李秀宁心情不错,柴绍正在吩咐下人加菜。

柴哲威:“父亲,今天有什么喜事吗?”

柴绍看着自己的长子到:“东南的辅公祏平定了。”

武义:“这么快?他不是号称十万天兵吗?”

李秀宁:“什么天兵?在我大唐军威面前都是土鸡瓦狗。”

柴绍:“今天你们几个可以喝点葡萄酿,平时偷喝过吧?”

武义:“就因为这个,有别的原因吧?”

李秀宁眼睛一瞪:“哪来那么多问题。”

柴绍:“胜是一定的,就看怎么胜。”

武义:“因为速胜?”

柴绍点头到:“没错,十万兵马也挡不住唐军十天,而这唐军还不是我大唐主力,这就是威慑。”

好吧,武义服了,此时的大唐以显露峥嵘。

李秀宁:“跟他解释什么,他又不懂。”

柴哲威偷笑,武义斜眼看看这个姐姐,最近没得罪她,不知道抽什么风。

这里真正不懂的是柴令武,看到酒上来了,先给父母倒上,然后就是自己先喝上了,家里的酒比外面好很多,都是陛下赏的,他很少能喝到。

皇宫之中,太子、齐王知道后,进宫道喜,秦王和李秀宁一样,只是在府中庆祝。

房玄龄:“元帅为何不去宫中?”

秦王苦笑:“有什么用吗?”

房玄龄叹了口气到:“虽然用处不大,但还是去吧。”

秦王摇头到:“这种机会我不要,我也不想看到他们。”

房玄龄:“李靖和李世绩都深得陛下信任,他们能为您所用吗?”

秦王:“很难,不过我会试一试。”

书房的门外传来脚步声,秦王笑着到:“走吧,王妃来催我们了。”

王妃笑到:“我也不想来,您的大将又吵起来了,我可镇不住。”

秦王大笑到:“又是尉迟恭和知节吧,我也头疼。”

正堂之上尉迟恭和程知节已经角上力了,文臣都远离他们,杜如晦拿着一壶酒,自斟自饮,秦琼、段志玄、张士贵、牛进达等武将在下注。

牛进达:“老程,你行不行,不行我上了。”

长孙无忌笑到:“今天是好日子,又赢了不少。”

程知节是敌不过尉迟恭的,这一点大家都知道,那为什么还下注呢?因为秦琼和牛进达,他们每次都压程知节,段志玄看不上尉迟恭,也压老程,所以每次下注长孙无忌都能赢。

秦王过来的时候,已经换人了,牛进达和段志玄对上了,刚刚还是战友,说了老程一句完犊子,牛进达就不高兴了。

秦王笑到:“好了,你们每次来都掀桌子,这里是吃饭的地方,不是演武场。”

秦琼上去把两人分开,这才消停,众人落座。

杜如晦看向房玄龄,见他摇头只能叹气。

尉迟恭:“听说李靖用了一万岭南的兵,就大败陈正通三万精锐。”

程知节:“精锐个屁,要是我上去就把他脑袋拧下来。”

尉迟恭:“那你怎么不去呢?”

大殿突然安静了,秦王府的武将被闲置了,他们不想出战吗,论勇猛,谁能抵得过秦王府。

秦王:“以后会有机会的,你们随我东征西讨多年,休息一段时间也好,叔宝,你最近怎么样。”

秦琼:“还那样,元帅不用担心。”

秦王:“一会你陪我去公主府,孙神医在那,让他看看。”

孙思邈在公主府的消息知道的人不多,主要是老孙太低调。

秦王的到来,柴绍和公主都要出迎的,来的人有点多,王妃、秦琼、程知节、牛进达,还有承乾带着他三个弟弟。

孙思邈的大名他们都知道,程知节和牛进达非要跟来看看。

承乾带着弟弟直接找到武义,李泰、李格武义见过,这个李佑头一次见,小家伙抓着李承乾的手,哥哥走哪他跟到哪。

李承乾笑到:“五弟不怕,他叫武义,人很好的。”

李泰:“你这有什么好玩的吗?”

武义:“没有。”

李泰指着薛琪:“给我倒杯水渴死了。”

武义:“自己倒去,没长手啊?”

李承乾:“自己去。”

他到武义这里干什么都是自己来。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