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如何正确治疗经筋病(一)

髀胫怎么读,如何正确治疗经筋病(一)

互联网 2020-09-29 17:21:13

《灵枢·经筋第十三》:

      足太阳之筋,起于足小趾,上结于踝,邪上结于膝,其下循足外侧,结于踵,上循跟,结于腘;其别者,结于腨外,上腘中内廉,与腘中并上结于臀,上挟脊上项;其支者,别入结于舌本;其直者,结于枕骨,上头,下颜,结于鼻;其支者,为目上网,下结于頄;其支者,从腋后外廉结于肩髃;其支者,入腋下,上出缺盆,上结于完骨;其支者,出缺盆,邪上出于頄。其病小趾支跟肿痛,腘挛,脊反折,项筋急,肩不举,腋支缺盆中纽痛,不可左右摇。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名曰仲春痹也。

足少阳之筋,起于小指次指,上结外踝,上循胫外廉,结于膝外廉;其支者,别起外辅骨,上走髀,前者结于伏兔之上,后者,结于尻;其直者,上乘沙季胁,上走腋前廉,系于膺乳,结于缺盆;直者,上出腋,贯缺盆,出太阳之前,循耳后,上额角,交巅上,下走颔,上结于頄;支者,结于目眦为外维。其病小指次指支转筋,引膝外转筋,膝不可屈伸,腘筋急,前引髀,后引尻,即上乘(月少)季胁痛,上引缺盆、膺乳、颈维筋急。从左之右,右目不开,上过右角,并蹻脉而行,左络于右,故伤左角,右足不用,命曰维筋相交。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名曰孟春痹也。

足阳明之筋,起于中三指,结于跗上,邪外上加于辅骨,上结于膝外廉,直上结于髀枢,上循胁属脊;其直者,上循(骨干),结于膝;其支者,结于外辅骨,合少阳;其直者,上循伏兔,上结于髀,聚于阴器,上腹而布,至缺盆而结,上颈,上挟口,合于頄,下结于鼻,上合于太阳。太阳为目上网,阳明为目下网;其支者,从颊结于耳前。其病足中指支胫转筋,脚跳坚,伏兔转筋,髀前踵,(疒贵)疝,腹筋急,引缺盆及颊,卒口僻;急者,目不合,热则筋纵,目不开,颊筋有寒,则急,引颊移口,有热则筋弛纵,缓不胜收,故僻。治之以马膏,膏其急者;以白酒和桂,以涂其缓者,以桑钩钩之,即以生桑炭置之坎中,高下以坐等。以膏熨急颊,且饮美酒,敢美炙肉,不饮酒者,自强也,为之三拊而已。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名曰季春痹也。

足太阴之筋,起于大指之端内侧,上结于内踝;其直者,络于膝内辅骨,上循阴股,结于髀,聚于阴器,上腹结于脐,循腹里,结于肋,散于胸中;其内者,着于脊。其病足大指支内踝痛,转筋痛,膝内辅骨痛,阴股引髀而痛,阴器纽痛,上引脐两胁痛,引膺中脊内痛。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命曰孟秋痹也。

足少阴之筋,起于小指之下,并足太阴之筋,邪走内踝之下,结于踵,与太阳之筋合,而上结于内辅之下,并太阴之筋,而上循阴股,结于阴器,循脊内挟膂上至项,结于枕骨,与足太阳之筋合。其病足下转筋,及所过而结者皆痛及转筋。病在此者,主癎瘈及痉,在外者不能挽,在内者不能仰。故阳病者,腰反折不能俛,阴病者,不能仰。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在内者熨引饮药,此筋折纽,纽发数甚者死不治,名曰仲秋痹也。

足厥阴之筋,起于大指之上,上结于内踝之前,上循胫,上结内辅之下,上循阴股,结于阴器,络诸筋。其病足大指支内踝之前痛,内辅痛,阴股痛转筋,阴器不用,伤于内则不起,伤于寒则阴缩入,伤于热则纵挺不收,治在行水清阴气;其病转筋者,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命曰季秋痹也。

手太阳之筋,起于小指之上,结于腕,上循臂内廉,结于肘内锐骨之后,弹之应小指之上,入结于腋下;其支者,后走腋后廉,上绕肩胛,循颈出走太阳之前,结于耳后完骨;其支者,入耳中;直者,出耳上,下结于颔,上属目外眦。其病小指支肘内锐骨后廉痛,循臂阴,入腋下,腋下痛,腋后廉痛,绕肩胛引颈而痛,应耳中鸣痛引颔,目瞑良久乃得视,颈筋急,则为筋痿颈肿,寒热在颈者。治在燔针劫刺之,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其为肿者,复而锐之。本支者,上曲牙,循耳前属目外眦,上颔结于角,其痛当所过者支转筋。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名曰仲夏痹也。

手少阳之筋,起于小指次指之端,结于腕,中循臂,结于肘,上绕臑外廉、上肩、走颈,合手太阳;其支者,当曲颊入系舌本;其支者,上曲牙,循耳前,属目外眦,上乘颔,结于角。其病当所过者,即支转筋,舌卷。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名曰季夏痹也。

手阳明之筋,起于大指次指之端,结于腕,上循臂,上结于肘外,上臑,结于髃;其支者,绕肩胛,挟脊;直者,从肩髃上颈;其支者,上颊,结于頄;直者,上出手太阳之前,上左角,络头,下右颔。其病当所过者,支痛及转筋,肩不举,颈不可左右视。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名曰孟夏痹也。

手太阴之筋,起于大指之上,循指上行,结于鱼后,行寸口外侧,上循臂,结肘中,上臑内廉,入腋下,出缺盆,结肩前髃,上结缺盆,下结胸里,散贯贲,合贲下抵季胁。其病当所过者,支转筋,痛甚成息贲,胁急吐血。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名曰仲冬痹也。

手心主之筋,起于中指,与太阴之筋并行,结于肘内廉,上臂阴,结腋下,下散前后挟胁;其支者,入腋,散胸中,结于臂。其病当所过者,支转筋前及胸痛息贲。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名曰孟冬痹也。

手太阴之筋,起于小指之内侧,结于锐骨,上结肘内廉,上入腋,交太阴,挟乳里,结于胸中,循臂下系于脐。其病内急心承伏梁,下为肘网。其病当所过者,支转筋,筋痛。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其成伏梁唾血脓者,死不治。经筋之病,寒则反折筋急,热则筋弛纵不收,阴痿不用。阳急则反折,阴急则俯不伸。焠刺者,刺寒急也,热则筋纵不收,无用燔针,名曰季冬痹也。

足之阳明,手之太阳,筋急则口目为僻,眦急不能卒视,治皆如右方也。

 归 纳:

本篇讨论了十二经筋的循行、病候和治则(甚至治疗具体方法)等问题。十二经筋起爪甲,结于四肢关节,总司周身运动,所以,经筋可以看着是人体的运动系统。如果经筋有病,就会发生掣引、疼痛、转筋以及十二个月的痹症。下面我们以“足太阳经筋”为例,对经筋病的循行、病候和治则进行讲解。先看原文:

足太阳之筋,起于足小趾,上结于踝,邪上结于膝,其下循足外侧,结于踵,上循跟,结于腘;其别者,结于腨外,上腘中内廉,与腘中并上结于臀,上挟脊上项;其支者,别入结于舌本;其直者,结于枕骨,上头,下额,结于鼻;其支者,为目上纲,下结于頄;其支者,从腋后外廉结于肩髃;其支者,入腋下,出缺盆,上结于完骨;其支者,出缺盆,邪上出于頄。其病小趾及跟踵痛,腘挛,脊反折,项筋急,肩不举,腋及缺盆中纽痛,不可左右摇。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名曰仲春痹也。

几处不容易明白的地方,做下注解: (1)足小指:即第五足趾。 (2)结:聚集之义。

(3)踵:足后跟着地的部分。

(4)踹:腓肠肌。

(5)頄(qiú):颧骨,面颊。

(6)挛:痉挛。

(7)急:拘急不舒。

(12)仲春痹:仲春,指二月。二月主左右之太阳,故此时得痹称为仲春痹。

至于“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将在后面进行详解。

循行: “起于足小趾,……邪上出于頄”这段讲的是足太阳经筋的循行路径,起于足小指,上行止于头面。其循行路径与足太阳经脉外部循行路径相近。但是,终始次序正好相反。足太阳经脉起于目内眥,止于足小指。

病候: 从“足小指及跟踵痛”到“缺盆中纽痛”,这段讲的就是足太阳经筋的病候。这部分症状是临床上足太阳经筋辩证的依据。需要注意的是,足太阳经筋病变中出现的“腘挛,脊反折,项筋急”症状,与足太阳膀胱经脉的病变中“项似拔,脊痛腰似折,腘如结”症状相似。所以,临床上有这些症状时需要鉴别病变在经脉还是在经筋。

 《灵枢·卫气失常第五十九》:“筋部无阴无阳,无左无右,候病所在”这里的“无阴无阳”即是指经筋病变,没有阴阳虚实的变化,临床治疗经筋病变针刺仅须随病所而施治。换言之,经筋病变没有阴阳脉的变化。但是,经脉病变时则有。例如,《灵枢·经脉第十》:“膀胱足太阳之脉,……盛者人迎大再倍于寸口,虚者人迎反小于寸口也”。

 所以,临床辨别病变在经脉还是在经筋,其主要依据就是人迎寸口脉有无变化。只有确定了病变在经脉还是经筋,才能有正确的选穴与针刺技术。

 治则:  《灵枢·经筋第十三》中每条经筋经文的最后均有“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这句话,此为经筋病的治疗原则。这里“燔针劫刺”是论针刺技术,根据本篇结尾处“焠刺者,刺寒急也”,可以得知这里“燔针劫刺”所适用的应是经筋寒证。经筋病变有寒有热,治则各异,“热则筋纵不收,无用燔针”,明确说明了经筋热证不使用燔针。但临床上以经筋寒证最为常见,故我们重点讨论经筋寒证的治疗。

 疗效观察:

 经筋病寒证的针刺技术是“燔针劫刺”,针刺时要疾进速出,至于使用什么针具,则要根据具体情况选用九针。而经脉病变寒证的针刺技术则是《灵枢·经脉第十》中的“寒则留之”,即需要在针刺输穴后留针,针具为一般毫针。此为经筋病变与经脉病变针刺技术之不同。

 经筋寒证多以疼痛为主症,故临床治疗效果多以病人主诉为依据。这与治疗脏腑经筋病变后所观察的不同。针刺治疗脏腑经脉病变后所观察的乃是脉象的变化,而非病人主观的感觉。《灵枢·终始第九》中:“泻则益虚,虚者脉大如其故而不坚也,坚如其故者,适虽言快,病未去也。故补则实,泻则虚,痛虽不随针减,病必衰去”。这里明确地指出,观察调经结果在脉象变化与否。临床上即使针后病人自觉某些症状改变或感觉舒适,若脉象未变,经仍未调。反之,临床上针后即使如疼痛症状未减,只要脉象已经出现“补则实,泻则虚”,则“病必衰去”,也就是说,只要诊断准确且针刺达到了“气至”目标,无论起针后即使患者症状暂时未能缓解,也一定会在针后慢慢减轻甚至痊愈。

 经筋寒证治则内涵:

 经筋寒证治则,在《灵枢·经筋第十三》中说的非常清楚:“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似乎就没有什么可讲的了,但是,如果不能正确理解和实施这个治则,是根本无法达到“效之信,若风之吹云,明乎若见苍天”的。虽然“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只有短短的十二个字,但真正能够正确理解和应用于临床的又有几人?! 本人理解的“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也许与你了解的不一样,但效果肯定也不一样,课后大家就可以验证,到底谁的理解更正确,以临床实证为据。下面进入本课的重点,一起来讨论“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

 “燔针劫刺”:

 近些年,很多比较务实的针灸学者均不赞成“燔针劫刺”就是火针治疗的说法,也纷纷做了多方面的研究和实践,取得了比较好的临床效果。比如,有人说“燔针劫刺”就是快速入针并提插,然后在针尾烧针,因为普通金属导热性能不良而改用银质针。这种方法,本人在临床上也进行了验证,治疗效果比火针疗效高出很多,而且安全性大大提高。有人“燔针劫刺”分为“燔针”和“劫刺”两个步骤来理解,亦即先刺针加热,再与其旁针入一至二针至病所进行快速提插出针,这种方法本人也验之于临床,疗效确实。更有人提出,“燔针劫刺”就是入针后进行极快速的提插,摩擦使针生热,甚至起针后可达到60度以上。先不论其效果怎么样,以人手的提插操作频率,要使针达到60度以上可能吗?除非用机器来提插!而且,取出的针都在60度以上,那么,在体内提插时岂不在65-70度以上?人体组织早已被烫伤了!本人也做过这方面的测试,用大针放在自己的心中握紧后尽最快的速度提插2分钟后停止,立即用误差不超过1度的电子测温仪对大针针体下部及针尖进行测温,最多也就46度。至于,这种快速提插治疗经筋病的效果,不及上面两种方法。《灵枢·官针第七》:“九曰焠刺,焠刺者,刺燔针则取痹也”,上面第一种方法,“劫刺”在前,“燔针”在后,显然不符合古人用词严谨的原意。第二种方法,根本就把“燔针”“劫刺”分开,而且,后一步应该是《灵枢·官针第七》中“十二刺”中的第“十一刺”——“傍针刺”法。第三种方法根本无“燔”可言,怎么可能是“燔针劫刺”。

“燔”,许慎在《说文》中解释说:“燔,热也。从火,番声。”其语意有三:1、焚烧。《韩非子·和氏》:“燔(诗)、(书)而明法令,塞私门之请,而遂公家之劳。”2、烤;炙。《广韵·元韵》:“燔,炙也。”《诗·小雅·瓠叶》:“有兔斯首,炮之燔之。”毛传:“毛曰炮,加火曰燔。”3、通“膰”。 古代祭祀用的烤肉。《左传·襄公二十二年》:“公胜夏从寡君以朝于君,见于尝酎,与执燔焉。”三个含义都与火烤有关,其中以“焚烧”与“燔针”中的“燔”含义最为接近。所以说,“燔针”的意思就是烧针使热。

“劫”字,许慎在《说文》解释说:“劫,人欲去以力胁止曰劫。或曰:以力止去曰劫。”和本文相关的语意主要有三:1、威胁;威逼。《左传·庄公八年》:“遇贼于门,劫而束之。”2、强夺;抢夺。《论衡·答佞》:“攻城袭邑,剽劫虏掠。”3、强盗。《世说新语·政事》:“陈仲弓为太丘长,有劫贼杀财主。”其中以“强夺;抢夺”与“劫刺”中的“劫”含义最为接近。“劫刺”的意思就是指极快刺入并迅速出针,不要留针。

    所以,“燔针劫刺”的真正原意即为:用烧热的针刺入病所,进行快速提插,中病即止,快速出针,不留针!

    这就是我理解的“燔针劫刺”,已在临床中反复验证,神效无比!

     “燔针劫刺”已明,大家高兴了热血沸腾跃跃欲试了是不是?每次治疗都刺同一个“穴位”吗?……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文整理自成哥内经针法交流群(152532540)的内经针法基础讲座。

众所周知,运动系统疾病是临床上(特别是疼痛科、针灸理疗科)最为常见的一类疾病,而且也是让医生最为头痛的一类疾病,大部分搞疼痛、针灸的朋友多年来东奔西走参加各种培训班、学习班就是为了提高治痛水平。

上周五我们的成哥内经针法基础讲座已经正式开讲,内容是“气至与气至而有效”,课后反馈,这一课得到了听课的绝大部分朋友的好评,但也有人提出看法,我讲的可能与别人的相近甚至就是人家的东西。真理的东西大致都是相似的,而且,我学习《黄帝内经》本身就是参考众家之论后再结合自己的深入研究和思考,然后再实证于临床,经反复验证后得出的结论就是我的东西。所以,我讲的东西可能与其他针灸大家,特别是实践内经针术的大家相似,但有很多东西肯定与他们不一样,至少不完全一样———我的东西都是发掘于《黄帝内经》,再经过深入思考,再经临床反复验证和修正后,才得出的结论,它不仅是理论的凝结,更是实践的升华。我想,也只有这样得出的结论,才是最经得起临床实践反复检验的真理,仅以做文字游戏的方式研究《黄帝内经》,得出的结论肯定与临床相去甚远,甚至与临床实效背道而驰,这也是中国针灸日益没落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还有部分朋友提出,基础固然重要,但最好能给我们来点可以用于实战立即提高临床效果的东西,这样也可以增强对内经针法的信心和学习内经针法的兴趣,更可以让那些质疑内经针法的人看到内经针法的客观真实性,而决非忽悠和欺骗。今天,就满足大家这个愿望,和大家一起来学习和讨论一下最简单的内经针法——如何正确治疗经筋病。

《灵枢·经筋第十三》:

      足太阳之筋,起于足小趾,上结于踝,邪上结于膝,其下循足外侧,结于踵,上循跟,结于腘;其别者,结于腨外,上腘中内廉,与腘中并上结于臀,上挟脊上项;其支者,别入结于舌本;其直者,结于枕骨,上头,下颜,结于鼻;其支者,为目上网,下结于頄;其支者,从腋后外廉结于肩髃;其支者,入腋下,上出缺盆,上结于完骨;其支者,出缺盆,邪上出于頄。其病小趾支跟肿痛,腘挛,脊反折,项筋急,肩不举,腋支缺盆中纽痛,不可左右摇。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名曰仲春痹也。

足少阳之筋,起于小指次指,上结外踝,上循胫外廉,结于膝外廉;其支者,别起外辅骨,上走髀,前者结于伏兔之上,后者,结于尻;其直者,上乘沙季胁,上走腋前廉,系于膺乳,结于缺盆;直者,上出腋,贯缺盆,出太阳之前,循耳后,上额角,交巅上,下走颔,上结于頄;支者,结于目眦为外维。其病小指次指支转筋,引膝外转筋,膝不可屈伸,腘筋急,前引髀,后引尻,即上乘(月少)季胁痛,上引缺盆、膺乳、颈维筋急。从左之右,右目不开,上过右角,并蹻脉而行,左络于右,故伤左角,右足不用,命曰维筋相交。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名曰孟春痹也。

足阳明之筋,起于中三指,结于跗上,邪外上加于辅骨,上结于膝外廉,直上结于髀枢,上循胁属脊;其直者,上循(骨干),结于膝;其支者,结于外辅骨,合少阳;其直者,上循伏兔,上结于髀,聚于阴器,上腹而布,至缺盆而结,上颈,上挟口,合于頄,下结于鼻,上合于太阳。太阳为目上网,阳明为目下网;其支者,从颊结于耳前。其病足中指支胫转筋,脚跳坚,伏兔转筋,髀前踵,(疒贵)疝,腹筋急,引缺盆及颊,卒口僻;急者,目不合,热则筋纵,目不开,颊筋有寒,则急,引颊移口,有热则筋弛纵,缓不胜收,故僻。治之以马膏,膏其急者;以白酒和桂,以涂其缓者,以桑钩钩之,即以生桑炭置之坎中,高下以坐等。以膏熨急颊,且饮美酒,敢美炙肉,不饮酒者,自强也,为之三拊而已。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名曰季春痹也。

足太阴之筋,起于大指之端内侧,上结于内踝;其直者,络于膝内辅骨,上循阴股,结于髀,聚于阴器,上腹结于脐,循腹里,结于肋,散于胸中;其内者,着于脊。其病足大指支内踝痛,转筋痛,膝内辅骨痛,阴股引髀而痛,阴器纽痛,上引脐两胁痛,引膺中脊内痛。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命曰孟秋痹也。

足少阴之筋,起于小指之下,并足太阴之筋,邪走内踝之下,结于踵,与太阳之筋合,而上结于内辅之下,并太阴之筋,而上循阴股,结于阴器,循脊内挟膂上至项,结于枕骨,与足太阳之筋合。其病足下转筋,及所过而结者皆痛及转筋。病在此者,主癎瘈及痉,在外者不能挽,在内者不能仰。故阳病者,腰反折不能俛,阴病者,不能仰。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在内者熨引饮药,此筋折纽,纽发数甚者死不治,名曰仲秋痹也。

足厥阴之筋,起于大指之上,上结于内踝之前,上循胫,上结内辅之下,上循阴股,结于阴器,络诸筋。其病足大指支内踝之前痛,内辅痛,阴股痛转筋,阴器不用,伤于内则不起,伤于寒则阴缩入,伤于热则纵挺不收,治在行水清阴气;其病转筋者,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命曰季秋痹也。

手太阳之筋,起于小指之上,结于腕,上循臂内廉,结于肘内锐骨之后,弹之应小指之上,入结于腋下;其支者,后走腋后廉,上绕肩胛,循颈出走太阳之前,结于耳后完骨;其支者,入耳中;直者,出耳上,下结于颔,上属目外眦。其病小指支肘内锐骨后廉痛,循臂阴,入腋下,腋下痛,腋后廉痛,绕肩胛引颈而痛,应耳中鸣痛引颔,目瞑良久乃得视,颈筋急,则为筋痿颈肿,寒热在颈者。治在燔针劫刺之,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其为肿者,复而锐之。本支者,上曲牙,循耳前属目外眦,上颔结于角,其痛当所过者支转筋。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名曰仲夏痹也。

手少阳之筋,起于小指次指之端,结于腕,中循臂,结于肘,上绕臑外廉、上肩、走颈,合手太阳;其支者,当曲颊入系舌本;其支者,上曲牙,循耳前,属目外眦,上乘颔,结于角。其病当所过者,即支转筋,舌卷。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名曰季夏痹也。

手阳明之筋,起于大指次指之端,结于腕,上循臂,上结于肘外,上臑,结于髃;其支者,绕肩胛,挟脊;直者,从肩髃上颈;其支者,上颊,结于頄;直者,上出手太阳之前,上左角,络头,下右颔。其病当所过者,支痛及转筋,肩不举,颈不可左右视。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名曰孟夏痹也。

手太阴之筋,起于大指之上,循指上行,结于鱼后,行寸口外侧,上循臂,结肘中,上臑内廉,入腋下,出缺盆,结肩前髃,上结缺盆,下结胸里,散贯贲,合贲下抵季胁。其病当所过者,支转筋,痛甚成息贲,胁急吐血。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名曰仲冬痹也。

手心主之筋,起于中指,与太阴之筋并行,结于肘内廉,上臂阴,结腋下,下散前后挟胁;其支者,入腋,散胸中,结于臂。其病当所过者,支转筋前及胸痛息贲。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名曰孟冬痹也。

手太阴之筋,起于小指之内侧,结于锐骨,上结肘内廉,上入腋,交太阴,挟乳里,结于胸中,循臂下系于脐。其病内急心承伏梁,下为肘网。其病当所过者,支转筋,筋痛。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其成伏梁唾血脓者,死不治。经筋之病,寒则反折筋急,热则筋弛纵不收,阴痿不用。阳急则反折,阴急则俯不伸。焠刺者,刺寒急也,热则筋纵不收,无用燔针,名曰季冬痹也。

足之阳明,手之太阳,筋急则口目为僻,眦急不能卒视,治皆如右方也。

 归 纳:

本篇讨论了十二经筋的循行、病候和治则(甚至治疗具体方法)等问题。十二经筋起爪甲,结于四肢关节,总司周身运动,所以,经筋可以看着是人体的运动系统。如果经筋有病,就会发生掣引、疼痛、转筋以及十二个月的痹症。下面我们以“足太阳经筋”为例,对经筋病的循行、病候和治则进行讲解。先看原文:

足太阳之筋,起于足小趾,上结于踝,邪上结于膝,其下循足外侧,结于踵,上循跟,结于腘;其别者,结于腨外,上腘中内廉,与腘中并上结于臀,上挟脊上项;其支者,别入结于舌本;其直者,结于枕骨,上头,下额,结于鼻;其支者,为目上纲,下结于頄;其支者,从腋后外廉结于肩髃;其支者,入腋下,出缺盆,上结于完骨;其支者,出缺盆,邪上出于頄。其病小趾及跟踵痛,腘挛,脊反折,项筋急,肩不举,腋及缺盆中纽痛,不可左右摇。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名曰仲春痹也。

几处不容易明白的地方,做下注解: (1)足小指:即第五足趾。 (2)结:聚集之义。

(3)踵:足后跟着地的部分。

(4)踹:腓肠肌。

(5)頄(qiú):颧骨,面颊。

(6)挛:痉挛。

(7)急:拘急不舒。

(12)仲春痹:仲春,指二月。二月主左右之太阳,故此时得痹称为仲春痹。

至于“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将在后面进行详解。

循行: “起于足小趾,……邪上出于頄”这段讲的是足太阳经筋的循行路径,起于足小指,上行止于头面。其循行路径与足太阳经脉外部循行路径相近。但是,终始次序正好相反。足太阳经脉起于目内眥,止于足小指。

病候: 从“足小指及跟踵痛”到“缺盆中纽痛”,这段讲的就是足太阳经筋的病候。这部分症状是临床上足太阳经筋辩证的依据。需要注意的是,足太阳经筋病变中出现的“腘挛,脊反折,项筋急”症状,与足太阳膀胱经脉的病变中“项似拔,脊痛腰似折,腘如结”症状相似。所以,临床上有这些症状时需要鉴别病变在经脉还是在经筋。

 《灵枢·卫气失常第五十九》:“筋部无阴无阳,无左无右,候病所在”这里的“无阴无阳”即是指经筋病变,没有阴阳虚实的变化,临床治疗经筋病变针刺仅须随病所而施治。换言之,经筋病变没有阴阳脉的变化。但是,经脉病变时则有。例如,《灵枢·经脉第十》:“膀胱足太阳之脉,……盛者人迎大再倍于寸口,虚者人迎反小于寸口也”。

 所以,临床辨别病变在经脉还是在经筋,其主要依据就是人迎寸口脉有无变化。只有确定了病变在经脉还是经筋,才能有正确的选穴与针刺技术。

 治则:  《灵枢·经筋第十三》中每条经筋经文的最后均有“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这句话,此为经筋病的治疗原则。这里“燔针劫刺”是论针刺技术,根据本篇结尾处“焠刺者,刺寒急也”,可以得知这里“燔针劫刺”所适用的应是经筋寒证。经筋病变有寒有热,治则各异,“热则筋纵不收,无用燔针”,明确说明了经筋热证不使用燔针。但临床上以经筋寒证最为常见,故我们重点讨论经筋寒证的治疗。

 疗效观察:

 经筋病寒证的针刺技术是“燔针劫刺”,针刺时要疾进速出,至于使用什么针具,则要根据具体情况选用九针。而经脉病变寒证的针刺技术则是《灵枢·经脉第十》中的“寒则留之”,即需要在针刺输穴后留针,针具为一般毫针。此为经筋病变与经脉病变针刺技术之不同。

 经筋寒证多以疼痛为主症,故临床治疗效果多以病人主诉为依据。这与治疗脏腑经筋病变后所观察的不同。针刺治疗脏腑经脉病变后所观察的乃是脉象的变化,而非病人主观的感觉。《灵枢·终始第九》中:“泻则益虚,虚者脉大如其故而不坚也,坚如其故者,适虽言快,病未去也。故补则实,泻则虚,痛虽不随针减,病必衰去”。这里明确地指出,观察调经结果在脉象变化与否。临床上即使针后病人自觉某些症状改变或感觉舒适,若脉象未变,经仍未调。反之,临床上针后即使如疼痛症状未减,只要脉象已经出现“补则实,泻则虚”,则“病必衰去”,也就是说,只要诊断准确且针刺达到了“气至”目标,无论起针后即使患者症状暂时未能缓解,也一定会在针后慢慢减轻甚至痊愈。

 经筋寒证治则内涵:

 经筋寒证治则,在《灵枢·经筋第十三》中说的非常清楚:“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似乎就没有什么可讲的了,但是,如果不能正确理解和实施这个治则,是根本无法达到“效之信,若风之吹云,明乎若见苍天”的。虽然“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只有短短的十二个字,但真正能够正确理解和应用于临床的又有几人?! 本人理解的“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也许与你了解的不一样,但效果肯定也不一样,课后大家就可以验证,到底谁的理解更正确,以临床实证为据。下面进入本课的重点,一起来讨论“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

 “燔针劫刺”:

 近些年,很多比较务实的针灸学者均不赞成“燔针劫刺”就是火针治疗的说法,也纷纷做了多方面的研究和实践,取得了比较好的临床效果。比如,有人说“燔针劫刺”就是快速入针并提插,然后在针尾烧针,因为普通金属导热性能不良而改用银质针。这种方法,本人在临床上也进行了验证,治疗效果比火针疗效高出很多,而且安全性大大提高。有人“燔针劫刺”分为“燔针”和“劫刺”两个步骤来理解,亦即先刺针加热,再与其旁针入一至二针至病所进行快速提插出针,这种方法本人也验之于临床,疗效确实。更有人提出,“燔针劫刺”就是入针后进行极快速的提插,摩擦使针生热,甚至起针后可达到60度以上。先不论其效果怎么样,以人手的提插操作频率,要使针达到60度以上可能吗?除非用机器来提插!而且,取出的针都在60度以上,那么,在体内提插时岂不在65-70度以上?人体组织早已被烫伤了!本人也做过这方面的测试,用大针放在自己的心中握紧后尽最快的速度提插2分钟后停止,立即用误差不超过1度的电子测温仪对大针针体下部及针尖进行测温,最多也就46度。至于,这种快速提插治疗经筋病的效果,不及上面两种方法。《灵枢·官针第七》:“九曰焠刺,焠刺者,刺燔针则取痹也”,上面第一种方法,“劫刺”在前,“燔针”在后,显然不符合古人用词严谨的原意。第二种方法,根本就把“燔针”“劫刺”分开,而且,后一步应该是《灵枢·官针第七》中“十二刺”中的第“十一刺”——“傍针刺”法。第三种方法根本无“燔”可言,怎么可能是“燔针劫刺”。

“燔”,许慎在《说文》中解释说:“燔,热也。从火,番声。”其语意有三:1、焚烧。《韩非子·和氏》:“燔(诗)、(书)而明法令,塞私门之请,而遂公家之劳。”2、烤;炙。《广韵·元韵》:“燔,炙也。”《诗·小雅·瓠叶》:“有兔斯首,炮之燔之。”毛传:“毛曰炮,加火曰燔。”3、通“膰”。 古代祭祀用的烤肉。《左传·襄公二十二年》:“公胜夏从寡君以朝于君,见于尝酎,与执燔焉。”三个含义都与火烤有关,其中以“焚烧”与“燔针”中的“燔”含义最为接近。所以说,“燔针”的意思就是烧针使热。

“劫”字,许慎在《说文》解释说:“劫,人欲去以力胁止曰劫。或曰:以力止去曰劫。”和本文相关的语意主要有三:1、威胁;威逼。《左传·庄公八年》:“遇贼于门,劫而束之。”2、强夺;抢夺。《论衡·答佞》:“攻城袭邑,剽劫虏掠。”3、强盗。《世说新语·政事》:“陈仲弓为太丘长,有劫贼杀财主。”其中以“强夺;抢夺”与“劫刺”中的“劫”含义最为接近。“劫刺”的意思就是指极快刺入并迅速出针,不要留针。

    所以,“燔针劫刺”的真正原意即为:用烧热的针刺入病所,进行快速提插,中病即止,快速出针,不留针!

    这就是我理解的“燔针劫刺”,已在临床中反复验证,神效无比!

     “燔针劫刺”已明,大家高兴了热血沸腾跃跃欲试了是不是?每次治疗都刺同一个“穴位”吗?……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